山鸡村疫情观察日记 12/25-1/29

最近的生活令我想起看过的犹太人父母对孩子说过的类似的祝愿:愿你遇到你有能力去承担,又不至于摧毁你的挫折。长大后觉得这话道出了人生中的“侥幸”,因为一个看着“平凡,平庸”的生活,到底是“幸运”地躲过了多少深坑才不至于完全失去生存的勇气啊….

老爷车

一月份的某天收到一条短信说我之前部门的同事去世了,这已经是自去年至今来第N次听到的消息了。被前同事告知说他不是因为新冠,而是因为白血病导致的脑中风。医生对家属说,对不起,他应该是撑不过去的了。他的女友抱着小孩默默点头,然后医生轻轻地拔掉了喉管。我想了想这个同事还要到今年5月份才变37岁,有个不到6岁的女儿,刚进去公司的时候还是他带着我去学各种业务,各种耐心。谁又能料想到某天早上一通电话,一个人没了。用粤语说,就是:人真喺好化学。而且真的好讽刺,两个去世的同事都刚好是人缘特别好的,性格特别开朗,又乐于助人的人。真是既无奈又有点造化弄人的意味。这个同事很特别,跟其他滔滔不绝的人不一样,他只是安静地坐在一角做事,存在感挺弱的。问了才知道他在闲暇时候会画大型的壁画,公司里面的人都叫他Picasso。他的后院里面堆满了的心爱的老爷车。某次他偷偷跟我说这些老爷车看着破旧,其实价值不菲,同时也是我全部的家当了,别人都看不出来也不会去抢,送都不要。我还记得他当时很开心的模样,说他一直想存点钱去偏远的地方买个大房子,把车库改造成他的老爷车陈列库。所以平常吃穿都特别省钱,我很记得以前每个人出去旅游都会带一堆手信分给大家,只有他是去了几回才给我们带一小包牛肉干。当时心想这个人真能存钱。他经常自驾去Texas然后在那边看车展,买二手零件。大家都很喜欢他温柔的性格,平时像一团棉花一样。私底下跟他聊电子鼓,星战,walking death, cult片…我给以前的supervisor发了短信问:葬礼是什么时候呢。上司回我一句:还没能约上,你到时候来吧,他会想看到你在的。看到后半句话当时我心就开始在发酸了。。他的女朋友就是做葬礼服务的,只是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亲自举行自己男友的告别仪式。。。

用这张图纪念那个用恐怖片舒缓压力的伙伴


匣子

我外公因为去年疫情的缘故医院拒绝接收病人导致从轻微中风变成全身瘫痪耽误了最佳治疗期,只能听,不能说不能动。那家医院到头来还是得接收我外公,一个长期的床位。我在豆瓣上看到很多类似的真实例子。某次在一个被全网拉黑骚扰女性的博士败类的动态下留言提了下(当时还不知道他的人品),于是被吐槽说某些人谈什么都拉到自己身上。当时觉得此人触碰了我已经生锈很久的底线,0.000001秒内把他拉黑了。草履虫比他更像人。

最近的疫情复发,医院又开始全面管制了,住院部连家属都进不去,只能由护工进入,我妈进去医院就是交费,交完费就出来。某一刻我觉得,作为病人的我们,既弱势,又懂事得可怜。倘若是投诉,花时间花钱,到头来还是被和稀泥,护士医生本来就是救人的,你拖着他们,救不了更多的人。你的命重要,别人也是身不由己。整个框架下每人都不舒坦,莫名其妙地进行和被进行。除了作为你欢呼的背景,当我们有需要的时候,帮助在哪里?在哪里倾诉?可以依靠什么?

外公的自由的灵魂卡在动不了的身体里面,有意识但是动不了,就是被锁在一个匣子里面。我突然记起刚把外婆骨灰坛放在思亲楼的时候,我侧身走过那个像是图书馆一样的陈列柜,好像从头到脚有无数双眼睛看着我。空气里面飘着大颗的尘,出来之后我某一边的手臂突然抬不高了,还是正午的时候,所谓“阳气”最旺的时候,还这么猛。现在想想外公变成这样,或许外婆觉得人间不值得,于是想要跟另一半重逢吧。

事儿, 鸡毛蒜皮,眼前的苟且

稍微触碰到了生命的消亡后,其实觉得很多东西都不太重要了。活给别人看的,不要也罢,who cares。更多时候懒得解释,对对对你都对,每天只跟自己较劲,尽量活得真实些,不骗自己,不伤害别人不给别人添麻烦前提下怎么来就怎么来。这个真的需要慢慢地修炼,需要好多的功夫,把以前的“纹身”慢慢洗掉,变淡,然后弄上自己想弄的东西,活成自己的奇形怪状。。。目前还没有勇气能做到

责任心

某次对话中友邻说了句:这年头靠谱的男生不好找。假如连男生都自己这样说了,还真的挺不妙啊。我抱着轻松愉快的心情走进了教授给我准备的最新的group project陷阱。我真的太naive了。当时很庆幸都是同胞,然后互相帮助这样,人多力量大。结果是人多你的压力大。一个组员上课时候开视频背景是蹦迪场所,一问十万个不知道为什么。另一个组员花了$1000去让别人写一次作业,我心想肥水不流别人田啊,我现在都是免费给你修改,你干脆给我打个八折我去淘宝找人写我还能赚个差价。。。实在是理解不了真金白银花钱然后另外再花一笔钱去解决上一笔钱,简直就是行为艺术ver2.0. 而且假如家里有矿,干嘛要坑我们这些苦小们,干嘛不直接现买个常春藤学位啊。。。最后悔的是填互评的时候我都填了他们90+,课前准备打了勾,现在想起来真想抽死当初这么友善的自己。

看到豆瓣活跃的各种男女议论文,其实我是抱有中立态度的。回归到生活里面,有时候不得不感慨这些人自己都没有活出个好态度来,也难免女生们不敢嫁人,谁敢嫁你啊,一个小事情都做不好,不靠谱的人,谁有那个勇气把自己的余生跟你相守啊。反倒是女生,好像接触到的都相对比较有礼貌,至少不会让人觉得难堪,不舒服,真的好奇妙。。。

联想到19年的时候初中男同学来家里做客。他是家中独子,学校,工作,都被家里安排好,家务完全不沾手。我跟先生白天工作把他安置在家里。当晚他把我的PS4的数据删了,远程叫他的奶奶帮忙转移PS4数据到我的账号。第一天自由活动丢掉护照跟$600现金。第二天在家里煮东西一天没关煤气炉,我家还在也是幸运。第三天他用的厕所是臭的,我闯进去厕所飘着固体,毛巾是馊的。第四天我切芒果端出来,他问你为什么不帮我把核弄出来,我妈都会这样帮我,还气急败坏。出发去机场前一晚上玩到半夜没钥匙,我一直等着他来要出去接他给他开门。简直就是一本生动的巨婴教科书,编剧都不敢写这种剧情。听什么跨年演讲,你就跟巨婴相处一下,就可以刷新三观,重塑人生了。那次之后我对这位男生的所有信息都直接过敏,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最后放两张图,放些小确幸

某个傍晚路过看到的天空

客人把叫我帮忙画的角色做成了毛绒玩具还做了cospl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