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教授的灵魂拷问 – 你的观点并不重要

研究生的最后一门大课strategic management,里面的导师让我又爱又恨。自从上他的课开始,我的舒适圈一度受到了威胁,包括了高度互动的小组作业,海量的作业,各种触不及防的提问,回答需要经历他的灵魂拷问。其中我被他提醒的最严重的一次是:观点并不重要。

事情源自他第一周的作业,他叫我们填下面的表格来引入关于策略思想的讨论。然后在网课上他问大家的感想,觉得这个表格有没有启发。我就为了锻炼胆量+刷存在感于是跳出来说这个方法很好用啊能帮到我们我们的思维blahblah。下一秒教授就让我啪啪打脸了。他马上说:啊,你提醒了我要警告大家一点,我希望在以后的课堂上,大家不要提供观点,而是要结合事实和依据来推断出论断和结果。你的观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基于事实作出的判断和预测。接来下的几堂课他一直向全班强调这点,还多次说了假如你只是把你自己的观点,“我认为”,“我觉得”说出来,那你说出来的东西,跟在圣帕特里克节别人喝酒然后talking sh*t to each other没什么区别了。

他经常弄一个类似的图片警告我们,注重观点和事实判断的区别

鉴于好奇这位毒舌博士,我就去看了下他的个人介绍。他毕业于Caltech,然后之后念了MIT的MBA,毕业去了四大之一的德勤做consultant,然后去了麦肯锡。然后分别去USC, MIT做客座教授还有偶尔麦肯锡的培训program,目前是开公司和做客座教授。他是家族之中唯一有大学学历的人,从得克萨斯州的马背上的男孩到大学教授,他的成长过程挺励志的。由于之前在业余摩托车赛里把脊椎给摔伤了,之后他整个人变得更加注重自我探索。

一个引发策略思考的表格

这导致了平常作业除了案例分析,还包括了大量的自我探究,这也是我写: 个人小实验:如何去更深入了解自己?- 分享一些测量方式/书/小实验 的其中一个原因,我将会继续更新这个“个人小实验”系列的,因为做完这些测试后能让我更好地了解自己。我们或许学了很多不同的学科,但是没有一门学科是系统化地告诉你怎样去了解自己的。做完这些小测试,会让自己对一直习以为常的特质有更深刻的体会和反思。

导师提出的“你的观点并不重要”,是个令我引发我深思的言论。他想强调的其实是要求我们作任何的判断和总结前,要自己找寻在现实中的依据,去归纳,总结,从而得出结论。而不是轻易凭借自己的偏好,思维定式,习俗习惯来“凭感觉”做出判断。尤其这是一门训练管理策略能力的课程,管理人员是一家公司重要的策略单元,假如他们凭“感觉”形式,没有形成自己判断事情的“坐标轴”,没有一套较客观的判断事情的系统,会成为公司的慢性毒药。回归到每个人身上,在平常生活工作,做各种决定的时候,“想当然”,“我觉得”,“我认为”也会让我们做出不贴合实际的判断。从那以后我经常跟自己抬杠,我说出来的论断有现实的依据么?依据是什么?这个依据靠不靠谱?多抬杠之后就发现自己认为的世界跟现实有一段很大的距离。

在这个基础上,我反思了自己的信息(知识)来源。我最常获得信息的途径是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例如微信公众号,豆瓣,微博等,其次是读研时候读的各种材料,案例,新闻。还有工作生活上的各种的实际体验,和业余时间看杂书获取的知识。

做一个列表差不多就是:

1.社交媒体的各种文章,新闻,热点

2.读研时候的调研报告,案例,课本和补充材料

3.从小到大的亲历的工作生活经验

4.业余看书获取的信息

5.亲朋好友还有道听途说的传闻,观点,视角

当我反思我获取信息的途径的时候,我开始找出来让我觉得细思极恐的点。首先我有大量的信息都是来源社交媒体。这些媒体很多都有倾向,凡是盈利性的传播机构,都会有各种的偏好,来最大化传播的效果。而且很多的文章会包括大量的个人观点,而不是通过严谨的推理判断而得出的论断和推测。所以假设我们用这些文章,信息来尝试认识这个世界,会加大我们对现实的认识的偏差。这样会使得我们对某些事情的看法是建立在“歪斜的有偏颇”的基准点之上。其次我反思了一下,过去自己非常依赖亲朋好友的推荐和判断,这自然而然会包含着他们的各种“感觉”和个人观点。举个例子就是,他们向你推荐一种人生就是:上好学校,找份稳定的好工作,一辈子平平安安。我是认同这点的,只不过,这个观点,到底是他们听老一辈的人总结的,还是说他们用目前有的人生经验总结出来最美好的生活方式,或是说,因为大家都这样说了,所以这个就是可取的?而给这个建议的时候,我父母才40多岁,还没有到生命老去开始收获人生黄金果实的时候,那是什么样的事实驱使他们产生这样一种“观点”呢?他们也没有高等学历,那这个是他们的“观点”,还是观察出来的“现实”?相对的,假如一个人他经历了高等教育,他过上了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所无法企及的生活,他对比了好多其他人的一生,发现自己的做法是能提高人生的美好程度的,于是他说:上好学校,找份稳定的好工作,就能人生更美好。那这个时候,这个就不仅仅是观点了,而是用现实作为判断的总结。

有一次,我在研究美国赌场行业的发展趋势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原来在2016年的时候,澳门赌场的收益已经是整个拉斯维加斯的6点多倍,超过美国所有赌场的(20多个洲所有的赌场,包括印第安部落赌场,拉斯维加斯+亚特兰大所有加起来)总营收20亿。这个现实让我震惊了很久,因为这违背了我的“感觉”。过去我每年都会去拉斯维加斯出差,也带我父母去过好几次。所以我知道那边的客流量是多夸张,有很多机会让你各种掏腰包,花钱如流水。而对澳门的印象,我一直是基于过去TVB同事的描述和旅游节目:大三巴观音像,买菜骑着小绵羊,走着走着就会不小心走出澳门。一个弹丸之地,却能产生超过一个老牌“赌博合法”国家的营收,那种震撼我久久不能平复。

后来经过一系列的数据和官方报告,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有强大的现实数据撑腰。澳门有个巨大的市场,也就是整个中国还有周边地区想要赌博的人都去那边,作为亚洲地区少有的能“合法赌博”的地方,澳门自然而然是收到“爱的供养”。同时澳门的“high rollers”也就是在赌场长期花费巨额的人,无论是金额跟消费频率,都比拉斯维加斯那些赌场收到的要大得多。同时案例谈到了很多美国的赌场大鳄开始在横琴岛砸钱开发,于是我特意在知乎上看各种的关于房地产的讨论。珠海本地人说:本地人都知道那里地大人少,就是个坑。另外有一些却说,以后会有就业,带动人口,会增加对住房的需求,所以公寓的需求和价格都会上涨。

以前的我可能就马上觉得在那边买房的人是傻子,你看,当地人都说了,那边就是荒无人烟的,人口少,房价都是被炒热的。当我们知道观点跟事实的区别的时候,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想:当地人描述的“是个坑”,是基于“感觉”。“当地人都认为是个坑”,这种也是一个观点。而认为可以买房的人,他的判断可能是基于以下几点:

1.海外赌场公司巨资投资,钱是狠狠砸上去的。那花钱之前他们不会先算投资回报?不会先做市场调研把未来发展都预测个几百遍?毕竟大家不是开福利社,不是人傻钱多随便玩,毕竟要看股东脸色,所以看资本流向哪里,我们大概可以推测一些东西出来。

2.当地的经济还有policy的扶持,当资本进入后,不是会有岗位么,有上班的人带着家庭来,加上各种policy的扶持,不就是需求有了,刺激的手段有了么?

3.哪个城市在发展前不是一片荒地农地呢?我在国内住的地方在开发前就是一片农地,现在一片叶子都看不着了都是楼和商圈。深圳,香港,哪个以前不是渔村不是一个荒芜的地方?投资投在已经成熟的地方,他能赚么?投资投已经看到很火爆很饱和的地方你能赚么?当然要在有差价的地方。。。。

所以基于这些粗糙的“抬杠”,你会发现,你得到的不仅仅是“我感觉这就是个坑”,而是一系列的基于事实给你有线索的推断。不仅仅是“我觉得这个有戏/没戏”的观点,而是判断。

最后用几张毒舌导师的课程演示图来总结:

大家可能以为的现实上的问题是这样的
或许问题有可能是更复杂的
但现实更加像是这样的,无数随机的东西摊在你的眼前

你要做的就是把需要的现象梳理整理出来,分类,归纳,然后看你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定义这个问题

然后你找到自己在哪里后,定义要往哪里去,然后通过设计策略去达成目的


经常他的提醒之后,我之后写报告和与人交流的时候,我会反问自己,这到底是只是我的观点,还是我的判断。假如是观点的话,会不会影响到对事实的判断。同时在获取信息的时候会多加心眼去分别,他们写的到底是观点,还是说是基于现实的判断?这样就可以选择性地补充需要的信息,将不必要的“杂音杂质”排除在外

2 Responses

  1. 2021年2月8日

    […] 7. 不要混淆观点和事实 (毒舌教授的灵魂拷问 – 你的观点并不重要) […]

  2. 2021年2月9日

    […] 这个workbook我一直很想分享。它是我最后一门大课的教授分享的。(之前也写过这位教授在此:毒舌教授的灵魂拷问 – 你的观点并不重要 )虽然workbook被他调整为找到自己的leadership identity,但是里面90%的内容都是跟个人特质,天赋和人生愿景相关的。资料里面有很多解释,例子,名人警句,以及你自己需要去想想然后填写的“测试题”。觉得看英文比较繁琐的友邻可以直接整页粘贴在百度翻译里面,或者就锻炼下英文阅读也挺好的。带团队的,做管理层的或者将要做管理层的娃儿也可以顺便测试下自己的领导特质是什么。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