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的湖泊,鳄鱼和海鸟们

第三天在坎昆已经在心底把自己当做一个比较和谐的在地人,而不是一个外邦人了。(我每次旅行好像都是这个样子,头两天恍惚紧张,到了第三天悠然自得地闲逛,所以以前经常被问路)每天的行程依旧是用小型大巴车把我们从坎昆带到景点。一路上经过城镇会看到当地居民的小屋。

当地的小店,早上为了省钱,都是不开灯的。空调也很少见,最多是开个电扇。因为采光问题很多镇上小店里面都是黑乎乎的。当地人的眼睛估计也习惯了这种黒。为了能凉快点,他们把吊床直接设置在家门进家的地方。亚洲人进门可能有个玄关,他们是进门就看到吊床。吊床挡住后面所有的家具陈设。

导游说很多加拿大,美国人会在坎昆买房,价格大概是7万-12万美金左右。一年管理费,税大概是五百多美金。相比起北美简直是低价。加拿大冬天太长,候鸟养老族们就会在冬天来到墨西哥的家里过冬,其余时间租给游客赚外快。一开始他们都不喜欢安装防盗网,觉得挡住阳光而且不美观。但是他们很快就要入乡随俗了:因为他们发现电视机,电脑,还有别的财物都被入室盗窃的人拿光了!!

那边的小店,住宅都是有密集的防盗网,而且恨不得遮盖整层楼。

有些设计比较美观,现代化,并且二楼一看就是疏忽安保的很多都是外国人在坎昆买/建造的楼房。

这个已经是我看过比较豪华的警卫厅。其他都是一半大小,写着警察Policia,上面的墙都是斑驳的,要不是写着警察,还以为是个废置的建筑。

tizimin小镇(三王的城市,就是文艺复兴时候很多三王来朝的油画主题中的三王,从不同地方而来去朝拜刚出生的耶稣)。

Leonardo da Vinci - Adorazione dei Magi - Google Art Project.jpg
三王来朝,达芬奇

路过的时候正是镇上举行庆典的时候,庆典是连续很多天(查了官网说是每年12/30-1/19),里面不能通车,警察会停下来让我们的车绕道行驶。前面的斑点狗一直跟着我走,墨西哥太多流浪狗了,只要你哪怕是释放丝毫的善意,他们都会一直跟着你摇尾巴。导游说很多加拿大或者是美国人来到这边不忍心,就领养了有偿拜托当地的人陪狗坐飞机带回去自己家养。

这边每个城镇都有自己彩色的logo地标,看着很新。大家都去打卡。

斑斓彩色跟热情澎湃的音乐估计是印在了墨西哥人民的DNA里面。

正在筹备庆典的三王大教堂,从门口依稀见到工作人员在里面。除此以外,小镇没有多少人在走动。好像沉睡了一样。以往的节庆会有歌舞,动物展等,特别热闹。

经过两个人小时车程我们终于从坎昆到达粉红湖,我们到的时候旅客还没开始过来。这个粉红湖周围都是泻湖,泻湖上建造了墨西哥几乎最大的盐场,这里生产的盐供给90%的墨西哥用盐需求。墨西哥同时是世界第五大盐的出口国。

粉红湖水是因为水里有浮游生物和矿物质,折射出粉红的太阳光。天上被云遮住时有出现暗粉红了一点点紫色。听说澳大利亚也有粉红湖,还有一个紫色的湖在北加洲(都市传说有待考究)。这个湖原本只有本地人知道,随着ins上面爆红后成为了年轻人和游客必去的打卡点。这里也必须配备一个官导,官导特别会拍照,还帮我们用眼镜的反光拍我跟朋友在湖边的倒影。

湖的左边是泻湖(lagoon),不是粉色的。粉红的湖只有一小部分。

尤卡坦半岛的标记,后面是墨西哥当地的盐产品。很巧的是,当天还刷到一条豆瓣上友邻买盐误买成小苏打的动态,就是这个品牌的。

虽然广告背后是粉色的盐湖,但是这个跟喜马拉雅山的粉盐(被我戏称是有钱人的食盐)不是一回事。

Sal sol官方上的图,来源:https://www.salsol.com.mx/
产品家族,盐算是墨西哥常用的调味料了(还有喝龙舌兰酒的时候哈哈哈哈)

当地政府牢牢把握这边的商机,原本在这边没有公共厕所,导游说都是问当地居民借洗手间,要支付小费。现在游客中心在疫情前刚建好,还有观景台需要收费上去拍照。(如意算盘噼啪响)去发展中国家的旅游景点,除了去游览外,还能感受到当地的发展变化,估计再下一次去,整个景区的规划已经完工了。洗手间是我见过最豪华最低调又好看的了。。。。

游客中心和观景台的规划模型

从游客中心能看到一点点粉红湖。中心外面有个设计高级的小店。果然从土特产到高级游客纪念品差的就是包装。

听说要给20美金才能登上的观景台,被当地人和游客都吐槽太贵了,于是计划搁置。我个人认为他们有可能做zipline滑索。但觉得不够高。

我们尽责的导游和防晒武装全身的官导。

从粉红湖开车到红树林生态保护区。是一天中最高光的经历了!被晒成黑炭也无怨无悔,头发也被吹得没有造型胜似有造型。水底一点都不深,底下是淤泥。为了配合划船的师傅(看着像是青少年)我们还得左右腾挪位置去维持平衡。加速的时候我们得坐在前排压着船头,船向子弹一样迎着风破开空气。闻到的是阳光和树林的味道。

鳄鱼隐藏在红树林的间隙里面,有个船刚停留,鳄鱼被喂饱了。我们的小哥拿出鱼苗怎么诱惑它都不吃,滋溜抢了鱼然后又轻轻吐回水力。急得小哥一直甩手去哄它。

鳄鱼还嫌弃到嘴的鱼(渣画质视频)

吃饱的鳄鱼有种关我屁事的气场。在小哥的帮助下,我摸到了鳄鱼的尾巴。像塑胶玩具塑料拖鞋底的手感,尾巴后面像尾鳍的分支特别厚。之前看过许伯和简芝的频道:戳我,对鳄鱼有基本的了解所以不会很害怕。

从鳄鱼栖息的区域开出去,开到有海鸟的水域

鹈鹕,在水上只要有突出被砍平的树干,都有他们的身影。我们从鳄鱼那边存下来的鱼苗都贡献给了他们。

鹈鹕

远远地看到一群火烈鸟,当天看到的数量并不多。他们在浅滩上觅食,走路的姿势像hip-pop的月球漫步,也很像在溜冰。他们身上的颜色是由于服用的藻类和浮游生物改变了毛发颜色。他们的幼鸟都是白色的。

只要是能站着的平面,都能看到海鸟

船夫小哥把他的午餐分给了这些小白鸥(还有大白鸥),它们马上组成了一个“纽带”状的队伍来抢食。(海鸥尖叫声预警)

Rio Lagartos是一个以捕鱼为生的城镇。我个人觉得这座小城上的建筑是几天下来看到最精致,最有设计感的。

Rio Lagartos

午餐的饭店,听说是当地最大的饭店。提前两个小时订餐才能准时吃到午餐。干草做的房顶是漏空的经常有海鸟飞进来。菜品其实还不如洛杉矶的墨西哥菜的一半好吃(抱歉了)。据说多年前导游带团时候,有个男老板因为吃到一根鱼刺卡在喉咙,情况紧急,当时搜寻了镇上都没有医院,千辛万苦找到了一个当地的侠医,马上放下手头上的事情为他做小型手术拔出了几厘米的鱼刺。男老板强调要重金报答他,但是侠医说怎么也不收钱,一分钱都不收。说自己在小镇上就是为大家服务。当地的民风非常朴实。

午餐时候遇到的西班牙家庭再次把我跟朋友当成日本人,一直跟让座的我们说ありがとう,直接回她どういたしまして。但是后来有故意说中文他们就知道是中国人了。旅游几天下来一直被当做日本人和韩国人(朋友说他们完全对东亚人就没个概念,类似我们分不清各种南美地区的人一样),估计因为他们猜测中国建议别旅游出外,少了很多国内来的游客,所以就盲猜。

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几次双彩虹:))难得在很少下雨的尤卡坦地区遇到了小雨。

在疫情期间,坎昆通往别的热门旅游景点的公路正在拼命赶工,开拓出更宽的更多的车道。坎昆给我的感觉更多是:城市利用本来的历史资源(玛雅文明,西班牙古建筑)去引流,同时拼命再去挖掘新的爆点景点(包括坎昆7字型的酒店度假区,网红天坑,粉红湖等)。从开发的角度看,其实墨西哥很多的资源都还没被挖掘利用上。当地人的生活随着当地旅游规划而改变:例如渔村变成了旅游度假村,捕鱼业过渡成旅游业等。农业乳畜业过渡成旅游业工业。。。

放个在墨西哥随处可见的可口可乐logo

想起当时英特尔在墨西哥开拓芯片工厂的经历(水土不服的本土化折磨过程),不知道资本会将这个国家变成一个怎样的形态,而会改变多少人们的习俗和生活习惯?

分享文章: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发表评论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Hello there!

这是一只猫打理的网站,假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他
 
通过电子邮件订阅博客

输入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以订阅此博客,并通过电子邮件接收新文章通知。

加入其他 28 位订阅者的行列
近期评论
Cosmos发表在《高温后的更新
Cosmos发表在《高温后的更新
Emmy发表在《高温后的更新
Emmy发表在《高温后的更新
Cosmos发表在《高温后的更新
阿捷赫发表在《高温后的更新

Don't Miss

Favorites from the blog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