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主持开会的经历:又菜又好奇

group of people on conference room

最近消失了一阵没更新是因为一直在自己的心魔(恐惧)做斗争。本来以为鸡血了一番的我终于能悠着点,躺平开始慢慢打卡人生清单。结果人生就是关关难过关关过,当你以为可以喘下气的时候给你下一个更大的考验。

Is life always this hard, or is it just when you are a kid?
人生总是那么痛苦吗?还是只有小时候是这样?
Always like this.
总是如此。

作为大组里面资历最浅的人,上司爷子一下子把我扔在一个过去失败过数次但又弃之可惜的项目里面。作为项目负责人,我需要对平均在公司20+年资的excutives介绍项目和主持会议。两周间大概前后需要开十多个会议,并且需要“以下犯上”地要求他们配合我来做一些特别繁琐的任务。。。以前有过带小组带项目的经历,但是每次的会议上面都有上司关照着,同时会议大多数是以汇报进度为主,所以没有认真研究过各种kickoff meeting的措辞,转场什么的,以至于突然间被压力和害怕覆盖全身。当初对自己的职业规划,就是想尽量回避自己比较薄弱的地方,之前一直努力从Marketing(公司里面一般挺会来事的热闹部门)转到data相关的专业。结果被上司爷子直接扔到一个挑战里面。(后来在一亩三分地看到一个精华帖专门介绍这类型的拔苗助长骚操作:找到了会更新在这边)过去在这边的生活和积累,练就了我可以快速small talk和跟别人建立联系的技能,工作中的交流也完全没问题。但是带项目和各种协商话术,对我来说还需要去补充,这是另外一个PM技能树上的内容。

收到任务之后第一反应是拼命找resource:公司内部前辈,身边的人,网上的文章资料等。与“溺水挣扎”的自己的姿态相不同,大家总是轻描淡写地说:只要你有准备好,应该是没问题的!包括一个同行业的学姐,她之前专门帮客户演示demo和做presentation。那一刹那莫名觉得,他们拥有了自己没有意识到的privilege – 起码在言语表达上可以随心所欲地交流,不用在意自己是否讲错什么的坦然。

在对项目的了解上,我厚着脸皮去一个个联系可能的SME,然后硬是把整个项目的过去现在未来,以及整个系统的细节都啃下来了。

而队友给我的建议是:何不直接去享受这个过程,无论结果如何,你还可以顺便看看别人对你的态度。反正带项目是上司对你的考验,你也可以当做一个对合作者认识和了解的机会。

于是,我就洋洋洒洒(战战兢兢)地硬着头皮自己solo了至少五个kickoff meetings。(上司需要on-site去global会议全程无法参与)面对的是第一次见面的公司“老前辈们”。过程可以说,肯定是磕磕巴巴的。对方有迷惑,不解,也有提问的时候短暂尴尬的沉默。还有不小心流露出来的不耐烦和对任务本身繁重的抗拒。但总体而言,他们是带着虚心,尊重,耐心和好奇心去了解这个项目的。甚至有些别的组员知道我是新人,明知故问帮我重新confirm deadline,故意让大家把答应下来的日子确认在email里,这样大家就跑不掉了。结果就是,他们都答应了会帮忙提供自己的feedback。所谓的姿态狼狈,但任务算是完成了。

在准备的时候,无意中找到了这个TED talk视频,我反复看了好多遍。演讲者特别幽默。这个演讲解决了我一直以来的迷思:我词汇量应该是满足基本需求的,口语偶尔因为紧张而语速偏快,有点话赶话,自认为应该表达清楚了,但是偶尔别人还是会迷惑,不清楚我说了什么。而对比起印度同事,他们的词汇量差不多,部分人口音特别特别重,大家还是能明白他们说什么。视频结论就是:我们在学习英语的时候,或者在用英语交流的时候,总想着自己别犯错,大脑一心二用,难免忽略了话题和对话者本身。担心>自信。于是说出来的话,会有很多的unclarities。演讲人反复强调,英文不是一门需要掌握至完美的艺术,而是一个可供利用的工具而已。

准备会议的那一周,我夸张到连睡觉都会梦到项目。身边朋友一直劝我说:你这个又不是什么大事,最最糟糕不过就是辞职再找。我面对的难处比你多多了,躲也躲不掉。心想的确也是,只是基于基因里面的恐惧,还是会如影随形:比这更远离舒适圈的事情我也做过,但就是对开会这种活动,尤其是主持开会,还是有天然的排斥,我就只能慢慢自我疏解。

后来跟上司的1:1,以及在之后的项目中,我渐渐明白他一石n鸟的做法。让新人去带一个组内完全没有相关knowledge的项目,让我发展成为组内关于这个系统唯一的SME。(的确挺费时,学的时候。。。)同时因为我天然喜欢分享,我会把学到的都分享给组员,去激发新的想法。项目无论成功与否,现在其他的stakeholders已经开始找我,知道有我这个人的存在。组与组之间的合作更加紧密了。同时就算万一“得罪”了别的老员工,也可以用“新人卡”来轻松开脱。同时他也了解了我面对困难时候的思维模式和行动模式,说我给他看到一种积极的应对态度这样。而且:目前项目仍在龟速进行中。。。(就还没被掐灭的样子)

Lesson learned:

多求助,面对事情别总想着一个人去解决。不用做一个well-rounded的人。

no rules rules:具体做事没那么多条条框框,试着跳出自己日常的想法。

还有,一切一切的大前提就是:工作只不过是人生小小的一部分,就算是用时颇多,也不说明它是人生里面最重要的。相反我觉得自己花在上面的心力有点过多了。老是患得患失,老是觉得自己哪里都要提升,而忽略了重要的家庭和朋友之间的羁绊。

还有就是保持在场,很多时候遇到难题,咬牙坚持,保持在场,保持出现,就已经够了。

接下来会在另一篇文章总结最近自己缓解焦虑和挫败的探索~

分享文章: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发表评论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Diang
Diang
1 月 前

跟你High five!转到新工作的这一点多我也是在进行着类似的项目,本来就不认识什么人,也不清楚公司结构,对公司产品都不熟悉,就被叫去trouble shooting很棘手而且很长时间以来都没被解决好的问题。我老板最一开始也没搞清楚问题会这么复杂,还常常敲打我不要over engineering…(shit)我觉得我也应该好好写篇记录,但工作赶工作,没完没了地忙不完……sign…

Hello there!

这是一只猫打理的网站,假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他
 
通过电子邮件订阅博客

输入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以订阅此博客,并通过电子邮件接收新文章通知。

加入其他 34 位订阅者的行列

Don't Miss

Favorites from the blog

思维碎片

隐忍

我一直觉得我妈是个迷。直到今日,我一直以为我了解她

Read More »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