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忍

我一直觉得我妈是个迷。直到今日,我一直以为我了解她我懂她,其实我完全不懂。从小到大,她给我的感觉一直是像《贫穷贵公子》漫画里面的男主角的父母,就是感觉少了个零件,看待事物非常钝感力。我很少听她抱怨或者是说别人的坏话。所以我一直以为她的感知力不是特别敏感。小时候别人的父母都在管教小孩的时候,她从来不会管我,所以我还一度觉得她是不关心我。在我心中,可能适当管教=关心,所以有时候看到别的父母我甚至还会吃醋,因为我以为这种关心是可以量化出来的。

读书时候,她对我的成绩毫不过问,甚至开家长会还经常去错别的班级。然后周末我出去玩,只要是提前告诉她,我就可以到处去,而我身边的朋友不是每小时接到一个父母的电话,就是需要有门禁。选专业的时候我都是自己选择,自己负责后果。读书时期,因为我迷上了同人画册,她还跟我一起去上海漫展,然后在一堆年轻人中间帮我们把摊位的箱子整理好,教我们怎么辨别真假钞,乐呵呵地看着我,还一直夸我的搭档看板娘长得好看。在闹哄哄的漫展里面,她自己逛了几圈,买了一个虎x兔CP的发夹给我,说:一看觉得你会喜欢。就是夹在头上会看着有只小老虎站在你头上那种。

我们小小的摊位,出自:一群狂欢的中二青年和一位老妈


我的房间如今还堆满了一堆漫画,画册,各种奇奇怪怪的小书,然后我妈没有过问,给与我青少年时期足够的生长空间,中考高考前夕都在打网游。出国以后,偶然回国我都会忍不住抱住她哭,那时候她看上去没有一滴的眼泪,只是眼眶发红沉默地看着我,然后就一直沉默着。我在想,假如不是她的放手和默默的鼓励,我可能没有那么敢于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最近一次跟她通话,因为李焕英电影我跟她无意中聊起她小时候。她说小时候是自己外婆带大的,因为当时太穷了,两个小孩只能选一个留在身边亲自带,她的妈妈(我外婆)比较重视弟弟,所以亲自带,而我妈就一直跟她的外婆呆在一起。直到初中的时候,她才被家里接回家一起住。但是光景没有变好,她拿着粮票去领食物,领回来都是给弟弟吃。自己一直吃豆子,没吃上一顿饱饭。直到现在,我妈都是家族里面最矮的,不是因为遗传,而是她的营养给别人了。我妈154,我舅舅186。她从小包办了所有家务,而且家里的教育就是需要听话,勤奋,家长说的就是真理。所以当时我妈下定决心,以后有小孩的话,不能让他遭受同样的事情。所以她按着以前她抗拒的父母的教育方式,反着来教育我,给我足够的自由和选择的空间。她这种粗放的教育方式,并没有参考什么书籍,什么理论,完全就是依靠自己的直觉。觉得好的就保留了,自己小时候不喜欢的就改良,于是变成了上述描述的样子。她会跟我讨论,问我的意见,甚至我能够改变她的想法。她跟我说:假如你嫁不出去,我们就全家把钱存起来环游世界吧。她从来没有催我生小孩,哪怕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一直催,她也没有动摇过。

出国多年后某次高中同学找到我,说,你知不知道你妈帮你送圣诞礼物给我的时候,跟我说了很多担心的话?然后我一脸疑惑,完全没有意识到,每次我跟我妈诉苦的时候,她都是一脸“love&peace”,然后叫我转移注意力,各种鼓励我。。。所以我一直以为她一直不担心,心很大。结果她对我的同学敞开讲了,她一直很担心我一个人在国外,会受欺负,然后会孤单什么的,经常睡不着。所以我以为的不闻不问,其实只是我妈为了不让我更加担心,而硬撑起来的坚强。当时我奔溃大哭,原来我一直看到的只不过是我妈的伪装,她为了不让我担心,装作一切云淡风轻的样子。我知道,这样真的很难很难。

我甚至设想过,到了自己当了家长的话,能不能接受像龙应台说过的那样,看着小孩的背影渐渐远去,而且告诉你:不必再追,还能平心静气地接受。我其实没有信心我能做到。

几年前开车带父母去Napa,然后秋天地上落满了金黄的树叶。我妈像个孩子一样到处走,不停拍照。那时候我很想时间就永远停留在那一刻,就很老土地想下辈子她当我小孩算了,这样她不用那么苦。我也很感激我妈一直潜移默化影响我,凡事多想正面,然后勇敢去追寻,哪怕生活如何一地鸡毛。

她说看到值了回票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