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秋季学期以来开始由基础课转为上MBA的核心课程,人际关系顿时变得复杂起来。课程小组分组的时候按照就近原则跟另外4个不同国家的人组成了小组,小组需要做group project,写20-25页的论文和在最后一堂课做25-30 min的presentation。之前上的基础课大家都是其乐融融的样子,课前集中一次然后大家各自做PPT自己演讲的部分,上台前直接大胆说就行了。偏偏这次的课程有一个一直针对并且不用正眼看我的人(一个大概38-40左右年龄单身,身材180+说话犀利的女子)从我自我介绍开始到之后每一节课的讨论,她都各种吐槽我的表现,跟同桌男窃窃私语(我也搞不懂为毛,但其实我做到能算是最最最出格的也只是自我介绍的时候宣传了一下自己公司和业务。。。)然后刚好又是同行,她就突然变得义愤填膺(哪里来的)。然后还有一名一直标榜自己自信还有能力高的越南女子(并没有地图炮,越南人真的挺要求严格),她的确人缘非常好,开课第一节有不认识的教授直接闯进课室没头没脑地夸了句: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是这个女生真的非常amazing。。。弄得授课教授一脸茫然,觉得被抢戏了。

于是接下来的团队合作都被这位女生带动着节奏。偏偏团队里面三个人之前已经互相认识,所以早已经知根知底,高个子女已经开门见山地说担心我会拖累团队,写团队论文的时候,知道我选了最后最难的两个题目时候一脸生不如死的样子,然后还挖苦了一句,希望在最后presentation你不要脑子空白down time很久,给我们团队一个好一点的表现这样。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野心大的越南好人缘女子一直各种监督我,催促,光是邮件就发了十几封,而且在练习presentation的时候说:哎呀你的部分太长了,谁会愿意听。还在7:30别人上班的途中发邮件,我发信息过去确认还被说:我刚才发了邮件你没看到?请仔细查看邮箱呀!想不到在工作上一直催别人的我居然沦落到这样的一天。

所以除了全职工作加班加上另外一门课以外,这门课真的有种让我泰山压顶的感觉,喘不过气,明明你自己知道自己没有那么糟糕然后有些人一直在旁边挖苦煽风点火不干正事。甚至有一天跑去老师那边抱怨我在群组里面没有开始动笔写论文(我的部分是最后的汇总,你不写我怎么下笔),结果导师就结合了团队精神的课题把整个班碾压到地底,各种讽刺。有种需要你在精神病院里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患者的那种感受。

最痛苦的时候是每天晚上下班吃完饭8点后开始写各种论文,然后两周写了35页,全英11pt的字号。演讲稿是把5页改成了2页最后浓缩成1页手写稿,提前了两个小时到班里站着练习,然后在浴缸里面泡澡的时候还手抓着演讲稿过了30+遍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打算背下来。别说凌晨3,4点的洛杉矶,1,2,3,4,5,6,点的我都见过。到了正式上台演讲并且交群组论文的时候,各个小组又买donuts又买咖啡(课题研究跟咖啡公司有关),然后越南女子带了一包越南咖啡冲给大家,一杯杯端上去给同学,各种拼。然后导师邀请了一个UCLA的教授,并且他说他是几家麦当劳的owner,突然就觉得压力很大。这个教授很年轻,而且毕业之后留在非洲帮助当地的妇女自我创业,给家庭带来稳定收入,当时三年跟当地的修女组织在一起进行当地的扶贫和支持的服务,觉得他还挺了不起的。我还记得当天他说了一句:我要送你们一个词:privilege。你们能坐在这里是享有特权的,所以你们是亏欠了社会的,你应该把这个特权还给社会,以后去帮助更多的人,让他们也能拥有各种权利。真的很震撼,当我们身边充斥着利己主义的时候,他游刃有余地处理自我价值和社会福祉之间的关系,同时一直提醒我们要为社会带来利益。用“特权”来消除“特权”。

当天本来我们是应该先听课,接近午饭时候才来演讲的,所以我特别加了一个我们公司最近改变午饭policy的例子。后来老师改变时间,一上课就开始演讲。我们是第二组,第一组的人买了我们课题研究的咖啡产品,然后插播视频,所有人都脱稿,加上各种详细的解读,加上脑筋急转弯等硬生生了说了快40分钟。我心里想不妙啊前面那个组说得如此好,我们组的ppt特别简明,完全没有细节,顺利的话25分钟就讲完。想着想着,第一组最后一个学生也是中国人,可能他们组没有商量好,他讲得超时了,把队伍的节奏稍微带的慢了一些。特邀嘉宾给了他们很高的评价,授课教授稍微觉得他们离题。然后轮到我们的时候,越南女生机智地抓住我们组的特点:首先是high diversity,每个组员来自不同国家,然后她也机智地说:我们不会包含很多细节,因为细节在论文里面,而且前面小组说得很详细我们就不必冗述(既突出优点又避开我们组劣势)。然后前面都说得挺顺利,我旁边的组员开始的时候誓言旦旦自信十足,原来是读稿子囧。轮到我的时候,一开始我特别紧张,呼吸困难,我余光看到站在我另一边的刻薄女正跟着另外三个组员开始评论我,突然喵的我就豁出去了,开始脱稿演讲,目光看着一个比较资深的同学,也感谢那位同学一直用温柔的目光回报我。我讲完公司的改革例子后,强调了组织变革中带有的惯性和阻力。然后最后我为了让总结升华,我引用了福特汽车前CEO的格言,我们自己团队合作take care让成功找到自己之类的,来形容整门课程和我们团组合作的和谐(并没有),稍微扣题。到了教授和嘉宾点评的时候,他们非常兴奋(因为PPT里面有CEO的图片,他们一直说跟他们当初见到的一样)然后各种点评我们设计的leadership development plan。然后又说在公司发展初期的change agent不能叫太多高大上的outside consultant之类的,点评一般集中在我负责的部分,最后嘉宾教授当着全班人的面夸赞我的内容设置,总结跟引用的格言很到位,而且当天除了一个男同学,就只夸了我一个人(我是当天早上准备的时候在想如何能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同时点题,让人有话题)结果那些组员都傻眼了。演讲后,每个小组需要整个组进去老师办公室拿点评。轮到我们租的时候,老师说,你们是最好的小组,而且内容非常地贴题。给了我们群组94分也就是A。问我们有啥问题,我说,唔,第一组说得领导风格是指组织的,而我是针对领导这个人的领导风格,我们做的对吗。然后老师说你们做的才是我心目中的答案,他们小组做的不够完善。然后又变相在队员面前给我们组争取分数。老师说唯一缺点就是我们组一个男生准备的内容比较不充分,其他都完美了这样。于是走出课室的时候那个经常附和鄙视我的女生的男生,自己承认自己拖累了小组。那个鄙视我的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然后越南女生很厚脸皮地开始各种夸我。

本来越南女生很迟疑要不要跟我一起上下学期的课一门财务课,然后当天马上改口说:啊XX(LZ的英文名)我下学期跟你一起上课吧!等待拿最后成绩的时候还把头偷偷靠在我的肩上,把之前她看好的组员远远抛下,开始各种靠近我。。。当天真是各种看到了人性的变化多端。

其实脱离学校已经很长时间了,基本上初中开始就一直在兼职打工增长社会经验。但是第一次赤裸裸被鄙视怀疑还是第一次,而且是被组员告状到教授那边,联合教授一直怼我,真的是刺激。两周内工作加班然后回家连续看几千页的文献再写几十页的论文。。在工作上其实能力和站队那些会很明显,强的不强的洞若观火,也不至于遭到这样露骨的排斥。当天教授给我单独给分的时候跟我讲:你真的是第一次上核心课对吧。感觉就是在跟我说他看走眼了。这次经历还是蛮难得的,尤其是看到鄙视我的人又最后不得不感谢我跟啪啪打脸的快感。那时候想起徐悲鸿的故事说:那时候看看到底谁是天才谁是蠢材。我不是天才但我肯定不会是吊车尾也不会不负责任,这次经历真的是在平淡的生活加了一点话题,回想起来还蛮难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