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疫情,经历了快要两个月的在家里办公和学习,我已经渐渐习惯并且爱上在家办公的时光了,昨天接到通知说可能要陆续回去办公室让我觉得很舍不得在家里的日子。(果然是死宅无误了)

而且我还做出了疯狂的决定,就是在这种岌岌可危的时候告别的老东家,往新的企业进发了。真的觉得我的各种决定中充满了冒险的因子,估计我血液里面就流淌着各种不安分的基因。每次做决定之前,我都是一咬牙就不再纠结了,然后报告给家人听,他们还比较支持我,鼓励多经历一些事情。目前的研究生是通过前东家的辅助program就读的,离开就等于接下来都是自付,但我还是觉得人生是时候move on了,回头看来,两不亏欠,江湖再见。而且我的每份工作,冥冥之中都不是我去寻找的,而是对方寻来,然后我这边需要付出各种努力去准备,去摘得那个机会。反而经常是我想要的,主动去寻找的,得不到,然后无心栽柳柳成荫。

还记得电话面试前,抽空转了下迷信的鲸鱼,然后过程聊的很愉快流畅。看过的一个故事叫《海奥华预言》,我觉得挺妙想天开的,里面有个对人的存在一个很浪漫的诠释,就是每个人都是大圣灵观察世界的一个触角,“它”本身没有感知,是依靠我们去观察,体验这个世界,人死后再回去把这辈子所见所闻告诉“它”。所以我们只是这个世界的过客,是来看一看的。另外一个令我触动的是看到冯骥才的《俗世奇人》,里面有一篇叫:《刘道元活出殡》,一个经常行侠仗义的“文混混”试试装死,看看自己走后别人是怎么评价自己的,结果以前挥金如土帮助过的人,转眼觊觎自己的财物,还各种诬赖自己欠过钱。在生活中也不是没有看过这种例子,文中的刘道元在文末哈哈大笑起来。生活不也是这样么,你所在意的也就只有你自己在意,就算在各种面试途中,面试官脑海中也都是围绕着自己最近的project,我也放弃跟别人解释和放弃别人眼中的自己,专心在我的一片自由地栽种生根。更加自在,而且遇到误解的时候,就让误解顺其自然发展下去,既然发生了,又何必去费力解开呢。

阿德勒心理学有个很有趣的观点,说人是不应该夸奖别人的,因为夸奖里面隐含了一个条件:是他比你高级,他拥有评判你高低的能力。所以养育孩子的时候不要表扬也不要批评。我心里想,先假设这是有建设性的,多难做到对孩子只引导然后不评价,真心对自己也做不到。YouTuber理科太太(一个在自己脸上做细菌实验的女博士实验者)也说过,以后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他不会夸小孩,因为这样会引导他让他觉得听话是对的,按照别人夸奖的方式去做的对的,她说她只会跟小孩说:哦,你在这件事情上,还蛮努力的。我也很难分析到底是我父母的鼓励让我很不安分还是自己的好奇心作祟,就只能看看生命的洪流能把我带到哪里去的,又有怎样新的际遇等着我。

抽空去逛了公园
一个本来充满肥鸭肥鹅的湖,小伙伴你们在哪?
进门的时候,公园管理员问我们要不要钓鱼,我想想自己没有钓鱼证,就说了不用

路过湖边有很多人钓上了不知名的鱼,看上去比巴掌大一些。

每天烘培

按照菜谱,做出了一个叫banana banana bread的东西,为什么是两个🍌?菜谱说是因为比一般的菜谱有更加浓郁的香蕉味,所以王婆卖瓜说自己是double banana bread

切开的样子,这个菜谱主要是来消耗带黑点的香蕉还有那一袋能砸屎人的all-purpose面粉

舍不得吃的用模子做出来的巧克力慕斯

还开发了很多住家附近的私厨餐单,做菜做累了就在微信上搜刮私厨的接龙,给自己偷懒一下。最讽刺的是,店家的主打菜和甜品反而没有一道咸蛋咸肉粽好吃!真的惊为天人。Yelp家自带的Grubhub外送服务真的挺好用的,他家的contactless delivery选项我已经用烂了,家里附近城市的运送费大概是$3.99,远一点的4.99,一般会在30-45分钟内就能收到订单,无比的便利,令我稍微产生了人在国内的错觉(国内可是免费啊啊啊啊),不过想想运送费就当是平常Dine in的小费好了,这样一想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地叫起了外卖。。。然后一看他家的股价,果不其然在疫情期间攀升了很多。。。

误打误撞用做葡挞剩下的蛋液做出来的顺德双皮奶,简直是童年的味道
多油多盐的碳水化合物combo
用反了蛋糕活模做出来的丑丑巧克力慕斯蛋糕
只能屈居在饭盒里的芒果慕斯蛋糕
看着它长大的臭猫

有的人说他像《网球王子》里面的Karupin,有些人说他是怪物猎人里面的真实版艾路猫,有人叫他开封有个包青天,有人说他是挖煤的,反正每天换着名字叫他,一天都在待机充电,充完电后晚上人来疯。查了资料了,预计长大之后就变成整个头是黑色的长毛黑猫警长了。

铲屎官为他种上猫草
画这些的小艺术家们搬走了

每天散步摸清楚到底是哪家的小朋友的大作,然后这几周他们家突然竖起了一个卖房的广告牌,一周过后房子就说已经卖了。小小艺术家们不知道要搬去什么地方。

这户人家花了成本在自己门前立了牌子,挺正能量的,挺有诚意的
我家有鸡初长成

家里的公鸡每天都啼叫,我们把它弄上了Anti-crowing collar,现在它和我们的邻里友好共处了。我经常叫他惨叫鸡,因为每天早上一直哦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几重奏,附近的狗也开始叫,所谓的“鸡犬相闻”)。感觉这种生物的雄性就是生命在于叫喊,用尽生命来叫喊。一般的公鸡是保护母鸡的,我们家的这只公鸡每次听到声音都躲在母鸡的背后,有时候抓他也是因为在母鸡群当中卡住了走不开就被我们逮到了。。。。。。。它刚学会啼叫的时候我们做了各种research,但是就是千万个不想他被当成肉鸡,被弄成一锅鸡汤或者当成别人盘中餐,同时也不想他变成骟鸡,只能帮他带一个collar,控制它的鸣叫音量了。现在每天可神气了,体型也比国内的走地鸡大上一圈(感觉肯定不好吃唔)。母鸡查了下还有六月初才能下蛋,一直以为是五月,千呼万唤不出蛋。哈哈

就是这种鸡界黑魔法:自己做了一个类似的

还有当然少不了每周的教授吐槽。。。这学期遇到了有史以来最依赖科技也就是最懒的一个教授。各种让我们出钱在Connect上看书答题,然后分数自己都不用看的自动共享到blackboard上。小组的论文竟然直接粘贴在Grammarly上看分数(妈呀还有比你更懒的人么?)还各种提醒大家好好做教师评价然后可以帮我们加分。。。真的是。。。有点过了。。。学校的policy是summer的课程可以每一科减免300,于是有学生计划通一下子拿了三门来省了$900的学费,真的是勤俭持家的榜样。。。

Final的bonus题,真希望以后考试都是这个形式的好吧?

估计六月份这边会逐渐放宽的,学校认为不会胆子那么大的开始开放,毕竟都怕出了事情负不了责任。很多零售店跟更多的店铺都开门了。公路上更是谜之堵车,明明应该大多数人都在家的才对。很多2020年毕业的学生恐怕是很可怜了,只能在家里阳台挂着“class of 2020”的庆祝横幅,想跟同学们出去一趟都难,我们学校的毕业生也只能在zoom上行毕业典礼。我真的是千万个不愿意到了明年毕业的时候,只能虚拟毕业礼啊啊啊,真的很希望能够自己去礼堂亲手接到那个证书。。。最后附上一个我一直以来很崇拜的一个在朋友圈默默观望的人,就不说是谁了免得查出来,她的经历真的非常的励志,边多分工边照顾两个女儿和家人还一直读书读到博士,现在两个女儿都是博士了,成了社会的栋梁,她自己也成了杰出华人之一。最记得一幕她说下班后一直忙到深夜哄了两个小孩睡觉就开始挑灯夜战,邻居夜班下班经过了她家方圆百里只有她书房的一盏小夜灯亮着,有天经过跟她说,我就知道是你,晚上还在孜孜不倦地充电。当我灰心的时候,我就看着她的经历,她那么困难都挺过来了,我的小挫折又算啥。。。PO在这里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