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hington D.C.游历记(一)

队友对每个国家的首都特别感兴趣,所以抽空去了四天华盛顿。对比起夏威夷那种观光式的旅游,华盛顿DC便宜太多。我们在expedia买机票加酒店的套票,一个人约$400+。那边的景点博物馆,历史建筑都是免费的,较大的花费是纪念品和餐点,交通什么的也都很便宜。现在那边已经成为了我最喜欢的美国城市,喜爱程度甚至超过了加州的一些城市,原因是我太爱逛博物馆了。。。

空荡荡的机场过道,其实很多人搭飞机,两趟飞机座位全满。

DC比纽约干净很多,买地铁卡的时候,我套用不了以前在国内地铁或者在日本那种疯狂地铁票自助售卖机的经验,于是按铃求助。一个老爷爷(目测估计有70+)风风火火地绕到自助买票机面前,用那个神奇的把手上面摇+和-,然后顺利给我们买了票。这种机器的操作思维不是触屏那种,需要上下摇小把手操控,特别复古。当时觉得,不仅仅是过去的人“跟不上现在的科技”,现代的我也跟不上“过去的智慧“,需要向一位老绅士求助。他还叫我念“L’Enfant”这个站名,他念的是法国口音。

到达当年是下雨天,灰蒙蒙的天让我想起广州了。游荡在外,很多地方令我有熟悉感。

自认为制霸了原宿地铁站的我,弄不好一个DC地铁售票机。地铁卡的质地跟港铁一次票那么薄,比交通卡薄,特别害怕折到。单日票,储值票,单程票,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卡片,在这点上比较令人困惑。一连几天在地铁都会遇到工作人员跟旅客解释怎么买票,我估计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了解华盛顿特区地铁售票机
所有的费用以列表形式一目了然,ABC按钮和+S-手杆操控了所有的买票操作
铁路运输
有吉卜力感觉的铁路站口

华盛顿晚上9点左右中轴线上的行人就变得很少,唯有几辆food truck坚挺在路边。我疏忽了没有问价格,买了一杯有史以来最贵的奶茶$10+。雪糕车的音乐特别洗脑,我甚至觉得有点flirty,那个旋律我几天下来已经做梦都能梦到。我还边走路边哼。晚上你会听到一个女声在马路对面说“hello”,然后开始了无穷无尽的电音雪糕车小调,后面还变成了摇滚版。我跟队友走着走着随着音乐快要奔奔跳跳起舞了。我的siri凭着仅存一些零散录像帮我判断出这段旋律出自一首叫picnic hello song的歌:

跟我摇滚!!!!
在密集景点的中轴线上,满满的都是food truck

我们去的那个周六刚好遇到国会前面的大型示威,当天早上,在federal triangle的每个街角,都站着两三个持枪警察。队友说这让他觉得特别安心。国会在那几天都没有开放给公众预约。

一直被误认为是白宫的国会

华盛顿一个小小的街口可以有两三家教堂。我们住的旅馆附近就有一个天主堂。我们进去还看到一个神奇的事情:automatic holy water dispenser….平时弥撒完出堂会点圣水来划十字圣号。我们进去的时间刚好没有任何弥撒和活动。里面安静得只有蜡烛燃烧的声音和我们的呼吸声,我们祈祷了之后就离开了。这座教堂跟我们神父的名字一样,都是Dominic。

转角遇上大教堂

下面是1875年教堂建成的模样,想象一下快有150年历史的礼堂里面,有多个自动智能圣水发放器是一种怎样微妙的搭配。类似你去了一个古堡看到几尊猫猫自动饮水机的感觉。。。(错误比喻

刚到达的晚上就绕道去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和评论说的一样,仔细逛的话一天也逛不完,所以只能走马观花,自我安慰说是去探路而已,不用看完。每幅肖像背后都是一个故事一个线头,从那个线头引入会牵拉一整段历史。所以进去是打碎了的时空,很容易迷失在里面忘记时间。除了单独的肖像,里面还有各个历史家庭捐赠出来的艺术品,分开一个个单独的房间来展示。

玻璃天花板,建筑上布满了射灯,随着傍晚渐次打开,在上面折射出不同的光影

韦氏词典的编辑者,被誉为美国学术和教育之父,故意拍下来发去背单词小组。现在看到的超好用的英英Merriam-Webster字典的前身就是webster dictionary。

Noah Webster

二楼的转角我惊遇Black Aggie。关于她的民间传说可以看这里。大致就是它是一个墓碑纪念碑的塑像的复制品,然后做出这个的工匠是学习了日本传统技法什么的。。。传说这个雕像在晚上眼睛会发出红光。。。我刚好是在几个月前看到豆瓣上有人分享“她“的传说。可能是心理作用,不太想走近那个角落。

Black Aggie
钢琴盖上绘有有九位缪斯女神的钢琴,美国最年轻的总统Theodore Roosevelt的藏品。
对圣女贞德的崇拜,火刻浮雕。画风特别现代写实。
这是一副大提琴家画作的局部练习图。更喜欢练习图
Mstislav Rostropovich
天使
二楼展厅
编织的阿尔戈尔肖像,作者在今年八月去世了,这幅肖像的对面是奥巴马的两幅笑容肖像
彩玻璃花鸟画
很爱这个雕像跟后面画的呼应,拍下来练习光影。
这位作者的景物跟光影都是我喜欢的类型,特地拍下来当色彩练习。当时盯了玻璃瓶很久,是怎么画出这么剔透的颜色来的呢
静物
好像是某个家族十几岁的女儿,当时看到也是非常触动,忍不住想象她出现在现代的打扮。
小女孩雕像,也是私心当做练习光影的素材就拍下来了。

虽说是很喜欢看画展,看博物馆,但要说画要怎么看我真的说不出来,不懂的东西有千千万,得多看一些系统化的艺术品鉴著作。我的方式是自己沉浸在环境中,与作品产生互动,假设藏品是阳光,而我是一棵植物,我需要汲取营养。这个过程更多是潜意识的,的确在看多一些画以后,能稍微依据画风和内容推测作画年份。很有趣的是,在加州看的一些馆藏,会串联到MET和华成顿的艺术馆里面,默默地打通了一些联结。

我总结了自己一向以来看艺术作品的思路是:1.直接感知类,就是风格,用色,选材是自己喜欢类型的,就会多看几眼,属于一见钟情。2.取长补短类,就是对方有我非常佩服的用色技巧,或者画画的角度,技法,于是会拍下来去临摹,恨不得把里面的技法占为己有。3.串联背后的故事,这类例如宗教画作,或是一些反映当时生活风貌,针砭时弊的画作和其他艺术品,就会去搜索那些作者生平,然后串联有什么重大历史事件,进而看看当时的服装文化,生活那些,相当于是一扇窗。

下面的展览在二楼两侧,内容令人五感交集,讽刺的是,里面看画的人比看一楼历代美国建国名人肖像的人还要多。画者很不幸在今年八月去世。。。她的介绍在这里。人多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人类的悲欢在某种程度是共通的,强烈的情感会瞬间把心都抓住,瞬间共情。除了画以外还展出了她的家庭照片,就是那种记忆中爷爷奶奶父母小时候有的黑白照片。她的画作在国内应该是不能展出了,很多的题材我甚至发在长毛象大家都如芒在背。可想而知是戳中了什么穴道。她的画作有骨肉流亡的画面,禁不住令人想到白居易的

时难年荒世业空,弟兄羁旅各西东。
田园寥落干戈后,骨肉流离道路中。

有本书说过zhmz是一个最能忍受骨肉分离的民族,说别的国家万不得已,不能忍受如此天各一方的遭遇。我心中庆幸的是,至少活在现代,还能有通讯工具视频一下,不至于骨肉各西东的痛苦。

liuhung 应许之地的肖像
清末民初的女子肖像
描述说这是当时女子结合西方打扮的一种新潮的探索,我思来想去都想不清旗袍跟西方的关联,或者有人可以帮我解答。
画家的爷爷
很多人在黑白照前驻足良久
小脚的女人
部落母子

匆匆逛完肖像馆,我们来到友邻推荐的餐厅Zeytinya,他们是地中海菜,满分100分的话想给他120分。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体会到华盛顿普遍的服务态度,很热情和贴心。自此之后无论是旅店,餐馆,还是安检人员,各种拼老命来帮助你。的确对方是需要付费的,态度好也是“应该”的,但对比起来,加州的服务业还真的没有那么热情。也不知道是不是样本太小,刚好遇到都是很nice的人。Zeytinya的CRISPY BRUSSELS AFELIA,简直是见证了那句:不是你不吃这个食材,而是料理方式你不喜欢。我之前特别“痛恨”抱子甘蓝,也许是不会煮,觉得吃起来在吃一个无情的塑料玩具的感觉。结果Zeytinya把它烤的半焦状态,咬下去包裹的叶片就是一层层引爆的脆嫩口感。然后加上香草籽,浆果和浓厚的大蒜优格酱,整个人原地飞升不夸张(好吧当时的确也是饥肠辘辘的状态,或许会有buff加成)

章鱼粒的确没有期待的好吃,正如那边点评说的。羊肉鸡肉都烤的特别嫩,所有的肉汁都在,香料处理让里面肉本来的腥味,膻味,怪味完全没有。那边的bread是无限量供应。我觉得它是可以收费的level,因为很薄,刚烤出来就像是一个香喷喷的叮当八宝袋(形状),我无数次把菜塞在里面,附送的橄榄油酱也难得地好吃,完全没有光是橄榄那种单薄的味道,酸酸甜甜的。

怪不得大家再去DC都要过去,魂牵梦萦的餐厅。吃了一半才匆匆拍了一张
热乎乎,鼓鼓的面包,里面是空的,可以塞菜进去
甜品TURKISH COFFEE CHOCOLATE CAKE也是特别优秀,想出这个搭配的人肯定是个大吃货,开心果跟一些巧克力味的脆粒加上冰凉的香草雪糕。幸福感从0飙升到100,吃到了之前没尝过的口感组合。
吃完之后不知不觉到了晚上。
晚上的国会
印度老板在做我的“天价”奶茶

我们的旅馆选的是特别优惠的,很像日本的那种小小的房间。里面的窗帘,空调,电视,灯都是从ipad上控制的,厕所的灯可以换成七彩的颜色,我趁着队友进去马上选了他最受不了的骚气粉,让他在粉红泡泡里沐浴更衣。后来实在受不了了换回来正常蓝色。

在这里度过了DC的几个夜晚,跟对面旅馆的人互相躲避。

下续Washington D.C.游历记(二)。。。

发表评论